訂閱本站
收藏本站
微博分享
QQ空間分享

職場感悟:體制內是深井 體制外是江湖

分類:數據 瀏覽: 評論:

夜晚九點,回港的飛機,機艙內耳膜震著發動機的轟鳴,有些刺耳;困倦的眼皮抵擋著機艙內明亮的燈光;廣播里粵語、英文、中文播報著同樣的航班信息,聽著熟悉的疲倦;空姐空少的制服,還是紫色;機艙外,夜空罩著一塊巨大的黑布。

 

在座位上打盹的我,突然想起,就是去年的今天,我割斷了原來的生活,心里裝著盲目的勇敢和樂觀,飛了1200公里,來到香港這片陌生的土地。

 

一晃,一年了。心里唏噓一聲,像做夢一樣,掐自己一下,疼。

 

職場感悟:體制內是深井 體制外是江湖


一年之間,兩個世界,猶如硬幣的正反面,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,另一種完全新鮮的人生體驗。又好像鋒利的時光刀片,清晰地隔斷了過去和未來,過去是一面透明的墻,看的到,回不去。未來是脫軌的衛星,仿佛要重活一遍青春。

 

過去是體制內,現在是體制外。

 

我會依然記得一年前,我向教育局遞交辭職信的那個下午。教育局副局長表示不太理解的復雜表情,我當時心里也是五味雜陳。從辦公室出來后,就在旁邊的另一個辦公室,門前排著長龍,是剛考進編制的年輕老師們在遞交入職手續,他們表情輕松,眼神有光。好不容易考進了編制,好像高考中榜,是高興的;他們一定不會知道,在另一個辦公室,他們的一個同行,放棄了當地最好學校的編制。

 

我看著他們,他們像當年的自己,又不像當年的自己。

 

在體制內,是一部分人的福音。

 

在體制內,意味著也許現在賺的不多,但是不用擔心以后會斷糧餓死;有人樂在體制的生活,沒有大風光,也有大自在;而對于另一些人,感覺好像進錯了籠子,總覺著哪里不對。

 

這種感覺,就像很多在海外工作的華人,高學歷高素質,一方面掙著體面但卻不算高的薪水,過著穩定的生活,不舍放棄現在的生活;另一方面,看到國內迅猛發展的新行業,井噴的新機會,心里又不甘。

 

就像BAT公司的資深產品經理,天天被風投天使圍堵約著喝咖啡,“你出來創業吧,難道想一輩子就這樣打工嗎,只要你肯出來,我就投錢給你,不管你做什么?!?/p>

 

回還是不回,不舍與不甘,兩頭野牛在搏斗,內心在燒火。

 

五年前大學畢業的時候,“體制內”這個詞多火呀,就是人生贏家的背書,比贏取白富美的聘禮值錢,比嫁給高富帥的嫁妝還貴。到現在開始出現的不少公務員離職,體制內員工的跳出圍墻。兩種境遇,也就是幾年的光景。

 

體制內是一口深井,體制外是一片江湖?;旖?,腰上的劍,磨鋒利了嗎?

 

不管是在體制內還是體制外,最不能放棄的,是不斷的自我成長。我也越發相信,人生最寶貴的,還真不是豪車洋房,而是豐富的人生體驗。有房有車有穩定工作有體面生活的日子,我已經體驗夠,但是如果缺少人生豐富體驗的內核,傳道書一章十四節說——“我看過日光之下發生的一切事,一切都是虛空?!?/p>

 

而豐富體驗的內核,是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,以一種舒服自然的狀態,甚至是一種自己愿意的辛苦,過好每一天。而這種狀態,和體制不體制,并無多大關系。我看著情商極高的小伙伴,在體制的框架內游刃有余,野蠻成長;也看過體制外的殘酷競爭下,不堪壓力,日日抱怨,卻怎么考都考不進,吃不上體制內的那碗飯。

 

有些性格,是基因決定的,是戰士,就去攻城略地;是文人,就耕耘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。刺破手指,好好看看流出的欲望的血有多濃。

 

很多事情,要么走,要么忍,不應該拿體制的擋箭牌,成為懷才不遇的泄憤出口。

 

高曉松說:人都是高看了自己。

 

而高看自己,是人類進化的鎧甲,也是軟肋。

 

這一年,從深井走向了江湖,也從甲方變成了乙方。

 

體制代表了穩定,體制內的人,大多數情況下,代表了甲方;做甲方,意味著不用求人,有社會地位,意味著談判桌上擁有話語權。甲方帶來穩定的體面感,繼而帶來安全感,安全感帶來幸福和自由。有人說,乙方自由的天空更大,但是對于大多數人來說,沒有穩定感的自由,太不靠譜,沒有確定未來的自由,太不安全。自由的天空太大,仰起頭看,眼會暈眩,心會發慌。

 

穩重求進,不犯錯誤,不激進,不左。做甲方,挺好。

 

能放棄甲方的光環,而選擇去做乙方,也許只是因為有些東西,乙方獨有。比如能滿足更大的夢想和野心,更高的財務自由,更充分燃燒的人生體驗,一輩子太短,腳步要丈量去更遠的風景,心里裝著更大世界。

 

柳傳志的女兒柳青,從高大上的投行高盛,到做滴滴打車的CEO,當被問及過去生活和現在生活的不同,她說,“原來住四季酒店,現在住漢庭;原來坐頭等艙,現在坐經濟艙;原來不求人,現在要求人?!?/p>

 

我相信柳青能克服住漢庭,坐經濟艙的心理落差。畢竟創業初期,本來就是白天做老板,晚上睡地板。但是,原來不求人,現在要求人,這個點上,需要時間和謙卑隱忍來克服內心的驕傲;這不容易,因為這觸碰了尊嚴、地位、認可等人性中最敏感和脆弱的神經。

 

想起老電影《肖申克救贖》里的臺詞:“Some birds aren’t meant to be caged. Their feathers are just too bright.”

 

從世俗的角度來說,我應該是從甲方跳到了乙方。角色的轉變,開始多一個角度審視這兩者的區別,發現其實有些人是工作的甲方,卻是生命的乙方;而有些人也許是工作的乙方,卻是生命的甲方。而轉化的區別的關鍵,在于能否有強大的能力,來掌控自己生命的走向和節奏,有能力在大的框架內,平衡好生命的河流,可以越流越寬闊。

 

看到很多工作性質是乙方的人,卻有著甲方的姿態和靈魂,因為他們專業,有價值,被人需要,俗話說,站著把錢掙了。錘子手機的老羅,是最好的典范。

 

在互聯網時代,我們都是自我價值的布道者。有人殉道,有人放棄,有人走到了圣殿。

 

夜空中,那顆最亮的星,會不會是你?


文/Spenser


TAG:職場規則   社交管理  

文章評論

留言與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
美女胸18大禁视频免费网站